于是我依附在风一样的你身上
带着我尖锐身躯和浪漫的心脏
 
 

【王喻】别梦寒

*OOC,PWP,意识流开小三轮

*节气系列之寒露,上一篇走 王喻·谷雨·萍生


别梦寒

by 陌殊


00

欲就麻姑买沧海,一杯春露冷如冰。


01

旧琴房在小径分叉的另一边。


王杰希当然不是为了什么都市午夜传说或者校园奇妙物语才推开了那扇门。他不会弹琴,什么乐器也不会,空长了一双好看的手却拨不来弦也按不动琴键,平日抄的课堂笔记潦潦草草,蓝墨水洇进作业纸细小的纹路里,再轻轻擦到白皙肌肤的阴影上,和暗青色的细小血管一样若隐若现地铺开去。

跳舞也是不会的——旧琴房和舞蹈室是同一间屋,如今随着时间一起空置。老...

11 Oct 2018

【喻黄/向哨】浮灯

*是向哨/R不是向哨R


浮灯

by 陌殊


黄少天醒来的时候窗帘虚虚地拉着,天色晦暗不明。他茫然地睁了一会儿眼睛,一时分辨不出昼夜晨昏,当时当下离他远去,世界剩下视网膜上一盏模糊重影的床头灯。

喻文州。

他在心里念这个名字,张了张嘴发现喉咙干渴咽道肿痛,皮肤上绵软的灼热后知后觉地传递到感觉中枢,整个人连皮带骨想要化成一滩水。

喻文州像是会读心一样出现在房间门口,手里端着一个碗和一个药瓶。裤脚卷到膝盖上,露出修长的小腿和一点点膝盖骨。

“楼下积水很深,小区出不去,从十二楼要来了一点退烧药。”他走进来,黄少天感觉到床垫微微凹陷下去的重量,闭了闭眼睛看见床头柜上那个粉红色的药剂瓶...

03 Oct 2018

【百日王喻-第78日】桃花街

*非主流黑道pa


桃花街

by 陌殊


王杰希第一次见到喻文州的时候感到了一点小小的出乎意料。

是眉眼温润的青年,悬着两条腿坐在街边的护栏上,一只手勾着电线杆,于是连带整个身子也顺理成章地微微倾斜着靠了过去——再一抬眉毛,姿态里那一分若有若无的亲昵就撩到了初出茅庐的王警官身上。

“你怎么在这?”

“我不能在这吗?”

毫无意义的对话。

桃源街这一带都是喻文州的势力范围,人家乐意在自己的地盘上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既不扰民也不犯法,王警官就算把一双大小眼瞪得换个个儿,也不能拿他怎么样。

“听说王警官想见我,我就来了。”喻文州倒是大大方方,坦诚得很,说话间一双桃花眼毫不客气地把...

21 Sep 2018

【喻黄】白河

*节气系列之小暑,上一篇走八百年前的 喻黄·处暑·关于夏天的故事二


白河

by 陌殊


下午两点是很热的。

黄少天翻个身,阁楼的木地板新上过蜡,蜜一样的铺了一层,木板年深日久的纹理隔着新鲜透明的表面,换个角度贴上他的脸。

喻文州还坐在之前的那个角落,安安静静地看书,天窗上的藤蔓垂下浅灰色的影子。在两个人中间的地方放了一个小小的塑料电扇,有规律地发出嗡嗡嗡的蜂鸣声。黄少天伸长手臂去拍了拍风扇的外壳,于是电机运转的声音轻下来一点,然而不出几秒就又故态复萌。更远处他们一起踩着梯子搬上来的那桶冰块已经快要化尽了。

“不看了不看了。”黄少天哗啦一下...

09 Jul 2018

【希言喻语24H/00:10】飞鸟

*生日快乐 致最好的青春


飞鸟

by 陌殊


00

我若不能着陆,这一生何处停靠。


01

高二暑假的最后一天他们在学校的司令台背后避雨。

“王杰希。”喻文州浑身湿透,抖抖索索咬牙切齿,“我信了你的邪。”


第二天就是开学考,整个校园里就只有提前半个月返校的高三学生顶着开不足的冷气全神贯注奋笔疾书,怨念浓成实质。王杰希提前半小时交卷,踢踢踏踏下了楼转上对面的走廊,文重和理重在多种层面上针锋相对,连教室都是两栋楼的对角线。但这不妨碍王杰希坐在文科一班的后门口嚣张地晃荡小腿——教室里的桌子为了布置考场被拖到走廊叠得摇摇欲坠,便宜了王杰希随...

06 Jul 2018

【王喻】三七

*原作向


三七

by 陌殊


“王杰希,三七二十一。”


列车缓缓停在了一站台和二站台之间。喻文州的行李不多,浑身上下只背着一个轻便的小包就融入了月台上熙攘的人群。夜晚的站台陷在无垠的黑暗里,只有相邻轨道上的列车静默着散出柔软的白光,有风从远处吹来。喻文州紧了紧衣领加快脚步,顺着自动扶梯过了出站口,现在他面前是北京南站绵延的灯光指示牌了。新建的车站大厅空旷,高悬的灯牌下方大理石地面干净发亮,星星点点的花纹下映出地面上人群往来的倒影——

喻文州没有倒影。

没有人注意到这一点,细瘦的男孩一个人站在夜晚的车站大厅里,脚下踩着一整个世界。


王杰希小时候...

11 May 2018

【王喻】萍生

*谷雨:第一候萍始生,第二候鸣鸠拂其羽,第三候戴胜降于桑。

节气系列上一篇走 王喻·雨水·万物生

*很多私设


萍生

by 陌殊


我在羊城住了二十年。

前三年做学生,后来师专毕业当国文教师,这期间的大部分时间都隐姓埋名。

这没有什么,我们那个年代里有太多这样的人。背井离乡,身如飘萍,如果连身后千里山河都已经飘摇破碎,一脉相承的家族姓字又有什么了不起的意义。那年我从北方一路南下,在这座花城的春天里随手签下了新的姓名。

那张入学时的学生登记表早就不知落到了哪个角落,我还记得当时教务长拍拍我的肩,叫另一位老师带我去宿舍安顿。

后来我在那个...

21 Apr 2018

【王喻】出师不利

*瞎几把摸鱼实验,短


出师不利

by 陌殊


小王第一次帮爷爷出摊,就出到了喻文州的办公室。

“原来系大学森吗?”喻文州坐在对面,手里把中性笔转出花,不像个街边小贩的天生冤家,倒笑眼弯弯好似要专心拉家常,“读什么专业的呀?”

“……城市规划。”太丢人了。王杰希从小到大,品学兼优,从来只被挂在荣誉榜上俯视苍生,不大习惯坐在执法大队办公室里接受问询。现在碰上这么个温柔和蔼的大队长,一时还有点搞不清状况,只觉得对面笑眯眯的目光莫名有点像教导主任。

其实这真不能怪他——好吧也怪他,身为当代大学生的典范,本来放了假就只好好在家咸鱼躺,这天就突然社会责任感爆棚非要出门体验生活。这也就算了...

28 Mar 2018

【王喻】万物生

*节气系列之雨水,上一篇走(居然已经是去年的) 王喻·惊蛰

*02.17,00:10,开了个车门x


万物生

by 陌殊


王杰希在窗外淅沥的雨水声里醒过来。时间应该还早,或者是雨云掩盖了黎明。这片住宅区本来就偏僻,现下四野俱寂,视线所及只有窗玻璃上湿漉漉的灯光,是院子里草坪的景观灯,或者更远一点的路灯。他来的时候没有仔细注意过这些琐碎的东西,不过八九不离十。

雨应该不大,窗户开了一条缝,有一小股一小股的花香顺着那一道裂隙蜿蜒着漫过来,说不清是什么植物的味道,只是房间里的温度终于降下来,昨天——仅仅几个小时以前,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他小心地翻了个身,就看...

17 Feb 2018

【喻黄】捉妖记

*02.16,00:10,新年快乐!


捉妖记

by 陌殊


蓝雨面馆隔壁的唱片店突然挂上了“旺铺出租”的招牌。

“不是吧。”黄少天一边拿抹布擦着桌子一边嘀咕,“不就是昨天问了问……我这么好的人看上去是会去举报告发他的吗?”

而且你这个一年到头连灯都不开一盏的小破店面真的好意思叫“旺铺”?


这事要从几个月前说起。

“少天啊,每天晚上来你家吃面的那个小伙子,有点问题。”

那天魏琛难得光顾一下黄少天的面馆,蹭了一大碗排骨面之后就留了这么一句话——有问题,哪里有问题了?不就是隔壁唱片店新来的小老板,看他腿长腰细大热天的衬衫扣子都要扣到最上层,衣冠楚楚一表人才,每天...

16 Feb 2018
1 2 3 4 5 6 7
© 陌小殊 | Powered by LOFTER